文化中國行丨保護與發(fā)展,讓文化遺產(chǎn)閃耀時(shí)代華彩——“文化中國行”之無(wú)錫走筆

2024-04-25 07:35:03 來(lái)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金鳳 張蓋倫 李坤 李忠明

科技日報記者 金鳳 張蓋倫 李坤 融媒體攝像 李忠明

徜徉于江蘇無(wú)錫大運河旁的清名橋歷史文化街區,文化遺存與市井煙火編織出了一座“運河活態(tài)博物館”,監測科技則守護著(zhù)這片“江南水弄堂”;行走在宜興市蜀山古南街,經(jīng)過(guò)“小規模漸進(jìn)式”改造的街區既能感受到清新時(shí)尚,又能看得見(jiàn)時(shí)代肌理;駐足前墅龍窯旁,閃爍400多年的窯火混合陶片的敲擊聲,濃縮進(jìn)一張張“數字身份證”,讓古老技藝返璞歸真……

城市是一個(gè)民族文化和情感記憶的載體,歷史文化則是城市魅力之關(guān)鍵。

春光融融之際,探尋文脈流芳的無(wú)錫,記者發(fā)現:保護第一、傳承優(yōu)先、守正創(chuàng )新的理念,讓這里的古建筑、老街區、傳統技藝得以整體保護和活態(tài)傳承。

在保護中發(fā)展、在發(fā)展中保護。在無(wú)錫,文物建筑之“活”、科技創(chuàng )新之“智”,正在帶動(dòng)歷史文化傳承之“火”。

在保護中發(fā)展——

讓歷史風(fēng)貌與現代潮流交相輝映

背靠蜀山,面向蠡河。漫步在宜興市的蜀山古南街,腳下是整塊的青石條,滿(mǎn)眼是多姿的雕花木格窗。大大小小的紫砂陶器店鋪、紫砂工藝師舊居、茶館、藝術(shù)館鱗次櫛比,時(shí)尚感撲面而來(lái)。細細咂摸,似乎又看得出光陰的痕跡。

形成于宋代之前的蜀山古南街,是中國重要的紫砂文化發(fā)源地和傳承地。2015年起,蜀山古南街歷史文化街區保護修繕的大門(mén)開(kāi)啟。東南大學(xué)建筑學(xué)院教授王建國領(lǐng)銜的團隊奉行“小規模漸進(jìn)式”原則,對歷史街區進(jìn)行“適應性保護改造”,通過(guò)研究建筑的結構和建筑材料的退化機理,為建筑“治小病防大病”,并將其與居民的社區生活緊緊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

一條老街的復興,折射出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孕育的勃勃生機。一座老建筑的功能蝶變,見(jiàn)證著(zhù)工業(yè)遺存保護中的文化傳承。

蜿蜒曲折的京杭大運河,像一條巨龍從無(wú)錫緩緩流過(guò)。運河邊的茂新面粉廠(chǎng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面粉廠(chǎng)”)舊址上,挺立起無(wú)錫中國民族工商業(yè)博物館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博物館”)。

封印一段時(shí)光,可為子孫后代留下綿延不息的記憶。行走于博物館,不僅可以看到過(guò)去面粉廠(chǎng)的制粉車(chē)間、粉庫及辦公樓等20世紀40年代的建筑,還能看到面粉生產(chǎn)、紡織等工商業(yè)發(fā)展的各種老物件。

“將面粉廠(chǎng)舊址改建為博物館的過(guò)程中,我們采用了一系列技術(shù)手段修繕老建筑?!睙o(wú)錫博物院專(zhuān)題館部主任文嚴告訴科技日報記者,“我們對表面粉化剝落的建筑外墻面采用滲透加固、封護的形式進(jìn)行修繕,并采用排鹽紙漿多次貼敷建筑表面,為其進(jìn)行脫鹽處理。針對毛麥倉西立面戶(hù)外部分、制粉車(chē)間北立面外墻存在的粉化剝落病害,我們噴灑、局部涂刷硅酸乙酯類(lèi)材料,對建筑的整體磚墻進(jìn)行滲透加固?!?/p>

在發(fā)展中保護——

讓老街區古遺存活化利用永葆生機

千年古運河穿城而過(guò),在與伯瀆港交會(huì )處,一橋飛架運河兩岸。這座橋便是無(wú)錫古運河上最古老、規模最大、保留最完整的單孔石拱橋——清名橋。

清名橋歷史文化街區是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大運河江南運河無(wú)錫城區段的組成部分。2007年,街區保護規劃在兩院院士、著(zhù)名建筑學(xué)家吳良鏞的指導下,通過(guò)對文物、歷史建筑、傳統風(fēng)貌建筑的保護與修繕,植入符合保護要求與發(fā)展需要的功能業(yè)態(tài),實(shí)現了遺存的活化利用。

漫步如今的街區,名人故居、藝術(shù)中心、新潮茶飲、文藝書(shū)店、網(wǎng)紅民宿首尾相望。在蓬勃旺盛的生命力背后,以街區為核心的古運河兩岸,如今正被一雙雙“慧眼”時(shí)刻關(guān)注。

“從去年起,無(wú)錫的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監測中心開(kāi)始運行,對大運河遺產(chǎn)區的建筑構件穩定狀態(tài),濕度蟲(chóng)害,大氣指數,雨水指數,水位、水質(zhì)、水流情況進(jìn)行監測;對于水質(zhì)的管控處理,我們采用物理、化學(xué)、生物等多種科技方法進(jìn)行治理。同時(shí),我們通過(guò)種植水草和圍養水生植物,凈化大運河水質(zhì)?!睙o(wú)錫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基金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楊建民與記者分享。

2000多年的運河流淌,串聯(lián)起江南長(cháng)盛不衰的文明。而閃亮了400多年的窯火生生不息,將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代代相傳。

宜興前墅龍窯始建于明代,延燒至今,是我國目前僅存的兩座活的明代龍窯之一,2006年被列為全國重點(diǎn)文物保護單位。

“現在,前墅龍窯每年還會(huì )至少燒6次窯。通過(guò)燒制,讓窯體在‘用’中‘活’?!鼻笆埜G柴燒技藝傳承人華盛說(shuō),“龍窯建成后到現在一直沒(méi)有斷過(guò)火。每次燒完后,我們還會(huì )保養?!?/p>

華盛正在精心打造前墅龍窯的品牌,他和團隊將前墅龍窯陶器的細節圖拍攝下來(lái),將圖片輸入電腦,再生成一串數字,最后制成數字身份證,一起發(fā)送給買(mǎi)家,以便大家辨別真偽。

“傳統文化需要年輕人傳承,我們希望用新技術(shù)、新手段來(lái)保護傳統文化,傳承傳統技藝,讓更多人了解、愛(ài)上這些文化遺產(chǎn)和古老技藝?!比A盛表示。

責任編輯: 王倩